我们总是对陌生人太客气,而对亲密的人太苛刻。